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影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影响 > 2008年金融危机各国央行大幅降息,2019年各国央行在讨论加息

头条

  • 英国“金融时报”:司法部工作人员在1MDB解决方案中寻求高盛认罪

      据英国“金融时报”周三报道,美国司法部工作人员建议,美国政府与高盛集团(G...

  • 旧金山联储:滑动通胀可能引发美联储今年晚些时候降息

      目前,美国的通胀再次下滑,而这次美联储官员可能会感到不得不做出回应。 ...

  • Google Spinoff的无人机交付业务获得FAA批准

      据悉,Alphabet Inc.旗下的分支机构已成为第一家获得政府批准成为航空公司...

  • Jennifer Lopez支持保险公司破产保险

      据悉,由Jennifer Lopez支持的美国电视广播公司Fuse Media Inc.以预先商定...

  • 美国3月成屋销售下降超预期

      据悉,3月份美国房屋销售下降超过预期,因抵押贷款利率下降和房价通胀放缓...

  • 美国政府警告:到2026年医疗保险将破产,社会保障到2035年也破产

      根据美国政府卫生保健和社会保障监督员周一的报告,政府为中产阶级和工薪阶...

  • 投资

    2008年金融危机各国央行大幅降息,2019年各国央行在讨论加息

    发布时间:2019/01/20 影响 浏览次数:105

    在金融危机期间,各国央行采取了引人注目的非常规措施,以防止经济崩溃。他们大幅降息,在随后的几年里,为了刺激经济增长,他们在债券上投入了数万亿美元。

    10年后,全球央行才刚刚开始逆转这些举措。

    发达经济体的利率仍然低得令人难以置信;在某些地方,它们甚至是负面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正在抛售其购买的部分债券,但欧洲和日本的央行尚未这样做。

    现在的问题是,各国央行是否等了太久才将利率提高到更正常的水平,从而让它们对下一场危机毫无准备。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教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表示:“如果出现衰退,我认为情况将比正常情况更糟。”“这将更难应对。”

    政治也让央行的日子变得更加复杂。在印度和土耳其等国,他们面临政治干预的威胁,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多次批评美联储。

    近几个月来,随着贸易紧张导致中国和德国等国经济增长放缓,全球经济前景已明显黯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下调了2019年的增长预测,专家警告称,美国加息、贸易冲突和英国退欧等地缘政治风险将带来更多痛苦。

    没有人认为全球同步增长会永远持续下去。但各国央行在过去10年采取的行动,可能会限制它们对当前经济急剧放缓的反应。

    “想象一辆汽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路上,没有备用轮胎。你真的不想再爆胎,”安联(Allianz)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说。

    埃尔-埃利安说,美联储在2018年四次加息,目前的状况比其他主要央行要好。但目前设定在2.25%至2.5%之间的基准利率仍处于历史低位,限制了央行为刺激经济增长而不得不降息的空间。“就连美联储的灵活性也不如过去,”他说。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和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的情况更糟。欧洲央行的关键贷款利率为0%,存款利率为-0.4%。在日本,自2016年以来,短期利率一直处于负值。

    “他们能做的非常有限,”罗格夫说。

    此外,各国央行还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动,在危机过后抢购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债券,以支持经济增长,这种政策被称为量化宽松(QE)。

    美国直到2017年10月才开始缩减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目前仍持有大约4万亿美元的债务证券。

    虽然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fed)在技术上可能再度启动量化宽松,但埃尔-埃利安表示,这样的计划“在促进可持续增长方面可能效果不太好”。

    欧洲只有12月份结束量化宽松计划在创建€2.6万亿(3万亿美元)的新资金。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在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的领导下仍处于刺激模式,去年的总持有量已达到554万亿日圆(合5.1万亿美元)。这些资产的价值超过该国全年的经济产出。

    简而言之,投资咨询公司Yardeni Research的总裁埃德•亚德尼(Ed Yardeni)表示,央行体系“弹药即将耗尽”。

    他表示:“下一次,它们可能没有那么强大的火力或可信度。”

    在这些艰难条件之上,还有政治压力,可能会使一些央行减缓或应对经济放缓的能力复杂化。

    去年12月,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行长突然辞职,原因是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政府要求他在选举前采取更多措施提振经济。

    一名前政府官员被迅速任命接替他的职务,进一步引发了人们对政治干预的担忧。

    去年早些时候,土耳其央行拒绝在通货膨胀飙升的情况下提高利率,导致里拉暴跌,土耳其因此陷入危机。

    此前,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表示,他希望控制利率的制定。埃尔多安称利率是“万恶之源”。

    在美国,特朗普公开谴责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加息。特朗普甚至就他是否有法律权力解雇鲍威尔征询了顾问的意见。

    亚德尼说:“越来越多的例子表明,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不受欢迎,特别是在民粹主义领导人掌权的地方。”

    关于央行政治独立性的问题,再加上它们相对缺乏动力,意味着它们可能无法在经济衰退时出手相救。

    Yardeni称,“货币政策的效果很可能是有限的。”“告诉公众他们可以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这可能是一个错误。”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