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影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影响 > 民主党“超新星”科特兹到来,路透认称华尔街去监管化的日子即将结束

头条

  • 中融基金王瑶:抓住市场机遇 奉献时代价值!

    2018年是非常特殊且关键的一年,在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适逢公募基金行业20周...

  • 特朗普当美国总统后至今多增加了约2万亿美元未偿公共债务

    美国财政部12日称,未偿公共债务总额达到22.01万亿美元。当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

  • 通胀数据或许让美联储下决定暂缓加息,耐心等待经济复苏

    美联储官员们近期密集发声,支持美联储上个月议息会议上做出的暂缓加息的表态。而...

  • 华尔街金融机构裁员又减年终奖

    在美联储立场突然转“鸽”以及贸易局势前景略转乐观的双重利好提振下,美股1月创下了...

  • 铜陵市首届民营企业迎新春文艺晚会

    “我国经济发展能够创造中国奇迹,民营经济功不可没”习近平总书记铿锵有力,掷地有...

  • 侠肝义胆,亦商亦儒 ——记安徽保堂集团董事长陈保堂先生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亦不知...

  • 投资

    民主党“超新星”科特兹到来,路透认称华尔街去监管化的日子即将结束

    发布时间:2019/01/21 影响 浏览次数:56

    29岁的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有几个不同身份。

    她是“网红”,推特粉丝超过240万,平均每条点赞量上万。

    她是民主党“超新星”,在去年美国中期选举时,击败多名民主党政坛老将,成为美国史上最年轻的女议员。

    她也是“激进”的社会主义者,自当选以来,一直毫不畏惧地推行有争议的“激进”政策,反响最大的是她年初呼吁要对美国富人征收高达70%的重税。

    当地时间1月16日,科特兹在推特上宣布,即将加入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 该委员会负责监管大型银行、贷款机构和金融市场。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一直强调放松对华尔街银行的监管,这遭到民主党人的强烈反对。时隔8年,民主党人再次掌管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路透认为,华尔街去监管化的日子即将结束。

    《华盛顿邮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在2020年大选前,不少华尔街银行已经放弃“通过国会让美国政府施行更宽松的金融政策”之类的念头。

    1

    瞄准华尔街

    去年美国中期选举得到“分裂国会”的结果,民主党重掌众议院。

    参议院和众议院共同负责起草和制定法律,国会通过影响总统提案立法等方式,来影响总统权力的实施。参议院有人事权,有权批准或否决总统对政府高层人员及联邦法官的提名。众议院则有财权,负责批准财政、金融监管等法案。

    新一届国会已经于2019年初履职,民主党人时隔8年后再次接管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

    1月16日,据福布斯报道,新上任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非洲裔民主党众议员Maxine Waters在国会阐述了自己未来的工作计划,将把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当成重心。她希望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和监管体系,以保护消费者、投资者和经济免受华尔街扰乱市场行为的影响。

    去年中期选举结束后她就表示,无法容忍对华尔街金融机构放宽监管这一做法。“我必须说,我担心美联储削减最大金融机构资本和流动性要求的那些提议,会削弱《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强大保护,这会使美国经济陷入又一场代价高昂的金融危机,所以到1月,一切会到此为止”。

    科特兹曾公开表示,反对共和党在2017年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提议,并支持重新实行上世纪30年代的投资和消费银行业务分离的政策,她还主张大幅扩大联邦住房援助。

    2

    大型银行遭殃

    据福克斯商业频道网站报道, Waters曾表示,她希望对那些被指控普遍滥用权利的银行加大监管压力。其中丑闻缠身的富国银行(Wells Fargo)是她特别关注的一家银行。

    近两年来富国银行深陷虚开账户、强制代收车险和未经用户许可调整房贷还款细节等诸多丑闻之中,致使其股价不断下跌,裁员超过两万人,并先后关闭分支银行数百个。自2016年9月假账户丑闻爆发以来的8个季度中,富国银行每季度平均花费32亿元用于回购股票,2018年四季度花费73亿美元进行股票回购,通过从市场上回购股票,能人为地提高公司的每股收益,以此抵消一些丑闻造成的损失。

    Waters曾呼吁对富国银行的行为召开听证会。2017年时Waters甚至呼吁关闭这家大银行。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大型银行中,摩根大通去年也陷入了关于不当处理美国存托凭证的指控中,并被罚款1.35亿美元;高盛深陷马来西亚“一马基金”的丑闻,正面临马拉西亚索赔数十亿美元的刑事诉讼,美国司法部也就此事展开调查。

    上周,花旗集团、摩根大通、富国银行、高盛、美国银行、摩根士丹利相继公布了2018年四季度财务报告。丑闻缠身和监管压力加大对这些银行几乎没有影响。高盛2018年净利润创下公司史上最高记录,股票大振,市值重新超越摩根士丹利,时隔一年多后再度夺回“华尔街之王”的桂冠;摩根大通四季度净利润同比大增67%;富国银行通过大量的股票回购抵消了一部分丑闻损失。

    3

    银行监管争议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一度推动了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各国出台一系列法案来规范金融机构的行为,并给予政府最大程度干预银行的权力。

    2010年,在民主党人的主导下,美国国会通过了长达2300多页的《多德-弗兰克法案》。这个被认为是史上最全面、改革力度最大的金融监管法案,旨在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通过改善金融体系问责制和透明度,有效控制系统性风险,保护纳税人和消费者权益,维护金融稳定,防止金融危机再次发生。

    法案有三大核心内容:

    一、扩大监管机构权力,破解金融机构“大而不能倒”的困局,允许分拆陷入困境的所谓“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和禁止使用纳税人资金救市,可限制金融高管的薪酬;

    二、设立新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赋予其超越监管机构的权力,全面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三、通过沃尔克规则严格限制银行从事自营业务及持有私募和对冲基金权益。

    尽管该法案的出台和实施希望重塑监管体系和修复金融漏洞,但发布后遭到了来自华尔街和大型金融机构的质疑和批评。由于该法案赋予了监管者过大的权利,因此导致金融机构不得不浪费巨大的成本来应对监管机构,从而直接造成了金融机构运营成本过高,客观上限制了美国金融业的发展,同时也给金融消费者融资带来了困难。

    苏宁金融研究院的报告显示,从实际结果来看,《多德-弗兰克法案》起到了一定作用,美国最大型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要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强劲得多。但是也有负面效果,由于法案对美国各银行及其如何经营施加了更加严格的限制,其中社区银行受创最严重,很多小型银行经营状况惨淡,导致美国出现了很多改革《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声音。

    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呼吁改革的一员。他认为该法案并没有对美国产生预期的效果,并导致经济增长停滞不前,大银行规模不断扩张,中小银行经营困难,纳税人没有摆脱“大而不倒”的困境。

    去年5月25日,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了《经济增长、放松监管和消费者保护法案》,这是美国第一次大幅度修改这个金融危机后制定的金融监管规定。该法案承诺将减少政府负担的金融监管成本和救助义务,让金融机构自担风险,缩小法案适用范围,将中小银行从限制中解放出来,释放借贷市场活力。同时它将需要面临美联储严格监管的银行资产门槛,从500亿美元提高到了2500亿美元,降低对大银行的过度监管(高于国际监管要求的),增强大银行国际竞争力。

    不过,新法案没有取消监管机构可采取严格监管措施的权力,也未修改禁止华尔街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进行风险押注的“沃克尔规则”,也没有限制监管机构对具有系统影响力的大型金融机构实施更严格规定的能力。

    如今,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对于银行业监管放松的问题可以光明正大地再一次拿出来讨论。

    4

    可行性讨论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亚太区经济学家Philip Wyatt认为,共和党丧失众议院控制权可能会减缓放松金融市场监管的进度,甚至令华尔街失去进一步放宽《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希望。此外民主党若在2020年回归白宫,金融业将成为“整治”目标。尽管民主党目前对立法的影响力有限,但市场已开始为他们未来执政的可能性而发愁,金融业将会是受影响较大的板块。

    高盛表示,大部分众议院通过的法案未来可能都会在参议院遇阻。其次,大多数特朗普政府主持的修改监管举措,根据现有的权限已经可以推行,无需国会批准。不过,一些众议院委员会对医疗健康、金融服务等某些领域的监管审查可能增加。

    据ThinkAdvisor报道,美国政治财经评论员Andy Friedman认为,Waters领导的金融服务委员会可能通过传唤银行高管出席调查听证会的方式对银行进行监管,届时如果对银行官员的拷问暴露了其公司的恶劣行为,该机构可能会受到监管机构的审查、罚款和强制管理层变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曾表示,“‘后危机时代’对大型银行的监管改革非常重要,我们希望确保相关规则持续高效,沃尔克规则仍然有效,但我们希望提高效率,对小型银行实施有针对性的监管非常重要,为了经济稳定,金融必须稳定。”

    哈佛大学教授宏观经济学家罗伯特·巴罗(Robert J. Barro)此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危机后引入的许多美国金融法规都阻碍了生产力。“应该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最基本的监管上,尤其是在资本的要求、审查上应该更加谨慎、严格,对于借贷人的要求更高。另外消除由政府支持的抵押贷款机构,如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也是一个好主意”。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