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投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投资 > 所罗门将出任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华尔街投行风向标真的是高盛吗?

头条

  • 高盛因美国经济放缓看好基本金属及黄金前景,Drakewood资本管理看好铜价或将大涨

    近日,高盛发布其最新货币和商品期货未来3个月、6个月以及12个月的走势预测。 高盛...

  • 西尔斯准备申请破产保护,其他方案也讨论仍有可能避免破产重组

    据美国媒体报道,西尔斯控股公司(Sears Holdings)已聘请M-III Partners准备申请破...

  • 大多数商业经济学家称唐纳德·特朗普将在2020年底前遭遇经济衰退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10月2日发表题为《大多数商业经济学家称,唐纳德·特朗普将在2...

  • 特朗普要沙特交保护费,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称不会因安全问题向美国支付任何费用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久前警告沙特,如果不为美国的保护埋单,沙特政权将坚持不了两周...

  • 高盛在英国推出其在线零售银行产品Marcus  引发伦敦老牌金融巨头的竞争

    昨日,高盛在英国推出其在线零售银行产品Marcus。 高盛表示,英国消费者现在可以在...

  •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逐步加息有助维持美国经济增长

    据悉,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逐步加息有助维持美国经济增长,重申了美联储周三加...

  • 投资

    所罗门将出任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华尔街投行风向标真的是高盛吗?

    发布时间:2018/08/01 投资 浏览次数:47

    高盛于7月17日宣布,所罗门将出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史上最牛逼的“夜店DJ”David Solomon在击败了他的最大竞争对手——高盛联席总裁、空手道黑带高手哈维 · 施瓦茨后,将于今年10月伊始走马上任,带领这个具有近 150 年历史的华尔街顶级投行进入战略转折的新篇章。

     

    现年 56 岁的所罗门此前在高盛的投行部门担任主管已有十年之久,作为高盛第二大收入来源的部门在他的指导下,投行业务销售业绩增加 70%。

    在所罗门成为新一代高盛掌门人的背后,是华尔街的权力权柄从交易员再度向银行家的让渡。这场权力转换的大背景,不仅仅是金融危机之后部分传统投行业务在监管下束手束脚,也有数字时代科技对传统信息壁垒的冲击。

    市场普遍以为,选择所罗门,高盛就选择了一名业务拓展者,此举相当于押注高盛将来 10 年将与过去 10 年的巨大不同,这一人事变动也意味着这家华尔街巨头的开展重点继续转向买卖业务以外的范畴,即投行业务为王时代。

    “王储”之争:交易员与银行家的博弈

    哈维·施瓦茨和大卫·所罗门几乎代表了传统精品投行最经典、也是高盛最擅长的两项业务——证券交易和公司金融。而在高盛发展的历史中,最高领导层的归属权也在交易员和银行家之间更替——哪块业务发展更具“钱景”,相关部门负责人就更能获得晋升,并执掌大权。

    随着科恩在2016年美国大选后加入白宫任特朗普政府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高盛新一轮继承人甄选,随之在更年轻一辈的候选人中展开。哈维·施瓦茨和大卫·所罗门在2016年12月一同被升职为联席COO后,确认了市场的想象,王储之争也正是开始。

    出身于交易部门的贝兰克梵于 2006 年开始执掌高盛,当时交易业务正处于主导位置。但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交易业务衰落,美国银行不得不更多地依赖其投资银行集团。

    曾一度令其竞争对手羡慕的高盛交易特许经营权业务在近年来该屡屡面临挑战,加之华尔街的交易收入下降,使得银行更倾向于往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业务转变。在执掌了投行部十年之久后,所罗门毫无疑问地被推到最佳候选人的位置上,完美迎合了现实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在贝兰克梵担任高盛掌门人的这近12年时间内,高盛股价表现平平。但2018年3月12日所罗门的任命提议宣布后,高盛股价在周一开盘不到一小时内便创下275.31美元的历史新高,为这位全新掌舵者开了个好头。

    分析师也普遍对所罗门的任命做出正面的积极回应。“在上任COO的15个月之前,大卫·所罗门曾是高盛业绩最好部门的负责人”,富国银行分析师迈克梅奥(MikeMayo)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我们看来,高盛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是更好地处理好公司的CEO关系,以便进行更深入的银行和交易活动。”

    高盛的角色:华尔街的风向标?

    高盛所面临的在转型压力使得它对业绩和利润的渴望更加强烈和迫切。而它选择了银行家出身的所罗门,是否也映射了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交易业务依旧疲软,投行业务将撑起高盛乃至整个华尔街的半边天?

    十年前,高盛的自营交易曾遥遥领先于华尔街所有竞争对手,因为令人乍舌的高额利润, 被《滚石》杂志比喻为“一只巨大的吸血乌贼(vampire squid),无情地将触角缠绕在人类的脸上。”

    十年后,也是距离2008年金融危机过去整整十年的重要节点上,现实告诉我们,买卖不死交易为王的时代早已过去。

    在2018年1月公布的上一年四季度财报,几乎成为压垮高盛信心的最后一颗稻草。当时的财报显示,高盛债券交易部门季度收入仅有10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差财季表现。而最大的惊喜来自投行业务,公司投行业务同比上涨18.2%达到20.45亿美元,大大超出市场预期的18.4亿美元。

    高盛作为华尔街的最顶级的投行,他的人事变动早已成为牵动整个华尔街所有人心弦的密令,对整个投资银行业的一举一动都将产生叠加效果。交易疲软和投行强劲的鲜明对比,使得同为华尔街传统大投行的花旗和摩根大通同样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在投行队伍里赋予了更多话语权,增设了更多的细分业务条线。

    据路透社报道,摩根大通计划未来两到三年内将其中国投行团队的人数扩大40%到50%,希望在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相关交易中赚取更大份额,尤其关注科技独角兽的潜在动态。而花旗则更为直接,今年年初就在投资银行部中提拔了30多名新董事,意在把投行业务在总体业务中的利润贡献率拔高一个台阶。

    听风做事,依风换帆。华尔街的联动效应,可见一斑。

    贝兰克梵在这场“权力的游戏”结束之后,评价所罗门称:“大卫所罗门是领导高盛的合适人选。他展示了建立和发展业务的成熟能力,确定了创新方法来增强我们的文化,并将客户置于我们战略的中心。”

    作为新任掌舵者,所罗门固然要背负着年营收增加50亿美元计划的重压,但他和高盛,作为整个华尔街至关重要的风向标,却依旧是那个权力和光芒的象征。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