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头条 > 美国债务直逼22万亿美元,鲍威尔担忧给未来几代人带来麻烦

头条

  • Google为Hangouts Chat带来了Dialogflow bot支持

      今天,谷歌宣布开发人员可以使用Dialogflow为Gout客户的谷歌类似Slack的工...

  • 优步希望收购西雅图计算机视觉创业公司Mighty AI,以加强自动驾驶技术

        据悉,优步举行了“最近的会谈”,购买了Mighty AI,后者开发了计算机...

  • 欧佩克急需召开会议,确定今年下半年的原油出口配额计划

    据悉,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佩克)主席周二在一封信中称,欧佩克以及以俄罗斯为...

  • 亚马逊租赁15架波音飞机,将航空货运网络扩大28%

      据悉,亚马逊已宣布计划在与通用电气资本航空服务公司(GECAS)达成协议,租...

  • 美国宇航局返回月球的价格可能是300亿美元

        据悉,美国宇航局机构的管理员Jim Bridenstine在本周接受采访时指出...

  • 亚马逊游戏工作室确认重组,将削减了“数十个”开发人员的工作岗位

      据Kotaku周五报道,亚马逊的内部游戏开发工作室正在让数十家游戏开发商放手...

  • 投资

    美国债务直逼22万亿美元,鲍威尔担忧给未来几代人带来麻烦

    发布时间:2019/01/12 头条 浏览次数:149

    鲍威尔在参加华盛顿经济俱乐部活动时,再次提及美联储在目前的通胀及经济环境下有能力在利率问题上保持耐心,体现政策灵活性,加息没有预设路径。但鲍威尔同时还指出,他对不断膨胀的美国债务感到担忧。“我非常担心,从美联储的立场上来看,我们真正关注的是商业周期长度:这是我们的参考框架。美国联邦政府的长期财政,不可持续性实际上并不属于与我们的政策决策相关的中期问题,”鲍威尔说道,“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我们肯定需要面对,最终别无选择,只能面对。”

    此外,美国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还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美国的债务高达21.974万亿美元,美国研究机构Bonner & Partners预测称,这近22万亿美元的债务与美国的GDP之比已经高达111%。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就在鲍威尔发表上述言论前,美国每年的赤字达到逾1万亿美元的持续高点,许多经济学家警告这可能给未来几代人带来麻烦。年度赤字虽在之前突破过1万亿美元,但从未发生在现今这样经济持续增长的情况下,人们担忧一旦经济衰退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信用评级机构惠誉(Fitch Ratings)周三发出警告,若美国政府停摆导致其触及债务上限,并影响预算制定,今年稍晚将下调该国的AAA主权债信评级。

    美国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美国债务为21.974万亿美元,比特朗普上任时高出逾2万亿美元。这近22万亿美元的债务中,有16万亿为公众债务。其中部分是由于鲍威尔执政期间利率持续上升导致的,这些债务的利息成本可能将给美国政府带来越来越大的负担。

    在特朗普上任之初,美国债务水平开始稳定下来,但随着美国“税改”政策在2017年年底生效,企业税大幅下调降低了美国财政的收入,美国债务水平在2018年再次上升。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曾承诺“摆脱”美国国家债务,并在同年对《华盛顿邮报》表示,他可以让美国在“8年内”还清所有债务。

    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数据,2018财年美国公共债务总额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78%,是1950年以来的最高比例。赤字也从2017年的3.5%跃升至了2018年的3.8%。CNN报道中称,在美国这样一个没有重大新支出的强劲经济体中,这尤其不寻常。CBO预计,如果不做出改变,2028年美国的公共债务将升至GDP的96%。

    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哈西特(Kevin Hassett)在近日被问及债务不断上升的问题时表示,特朗普“绝对”对此感到担忧,这就是他要求每个内阁机构在下一个预算周期削减5%预算的原因。他表示:“我们可能在很多事情上存在分歧,但我们同意,也许现在是认真对待政府赤字的时候了。”

    华尔街“新债王”杰弗里·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去年12月曾表示,在美国政府赤字占GDP比重上升的同时加息,美联储就像是在执行“自杀任务”。他认为,在正常情况下,当政府赤字扩大时,美联储应该降息,而非加息。

    嘉信理财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投资策略师莉兹·安·桑德斯(Liz Ann Sonders)之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由于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缩和关税的影响,通胀的风险正在上升。此外,她还指出,对美股和美国经济来说,最大的长期风险是美国(和全球)的债务问题。美国信贷市场债务总额(包括所有公共和私营部门债务以及金融和非金融债务)约占美国GDP的350%。过去35年来,美国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长期利率不断下降的环境中。但随着未来联邦基准利率不断上升的预期,偿还债务的成本将以惊人的速度上升——这可能会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挤出效应(Crowding Out Effect)”。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其实美国的债务近几年来一直在攀升,并且业内机构还预测在接下来的几年美国债务仍将继续上升。研究机构Bonner & Partners就在上月发布的报告中称,美国债务从2012年的16.1万亿美元跃升至了2014年的17.8万亿美元,两年内增长了11%。该报告预计,美国债务将从2017年的20.2万亿美元增加到2019年底的22.7万亿美元,两年内将增长12%。

    2012年,美国债务相当于美国GDP的99%。如今,根据Bonner & Partners对美国2018年的GDP预测,美国债务与GDP之比约为111%。这意味着政府债务将超过2018年该国生产的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价值。到2023年,美国债务预计将达到27万亿美元,这将比特朗普在2017年1月上台以来多出38%。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