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头条 > 晨星(Morningstar)数据:2018年12月美国投资基金“外逃”1430亿美元

头条

  • 印度豁免创业公司长期以来的“天使税”

      印度今天解决了影响该国蓬勃发展的创业生态系统的长期挑战。财政部长Nirmal...

  • 弘扬川企精神 凝聚中国力量 十家四川国企联袂亮相央视献礼祖国70华诞

    6月18日,由四川省国资委牵头的以“川企精神,民族荣耀,川企精神,中国力量”为主题...

  • 胡焕新:从达芙妮首席运营官,到宝履定制创始人

    胡焕新曾经是达芙妮首席运营官、阳光控股运营总裁,在百事可乐、吉百利史威士、和...

  • 长安信托私人银行三部九龙山客户答谢活动成功举行

    长安信托·长安财富私人银行(西安)三部为了答谢新老客户的支持与厚爱,进一步提升长...

  • 胡焕新:从达芙妮首席运营官,到宝履定制创始人

      胡焕新曾经是达芙妮首席运营官、阳光控股运营总裁,在百事可乐、吉百利史威...

  • Cloudflare在其首次公开招股文件中感谢第三位联合创始人:Lee Holloway

      不是每个联合创始人都会在他们帮助推出的公司中得到承认。有时候,他们会退...

  • 投资

    晨星(Morningstar)数据:2018年12月美国投资基金“外逃”1430亿美元

    发布时间:2019/01/21 头条 浏览次数:203

    都说波动性是主动型基金的朋友,然而去年底美股史诗级的动荡却没有为基金经理人们带来“生意”,反而遭到创纪录资金的抛弃。

    据晨星(Morningstar)数据,去年12月,美国积极管理的投资基金经历了1430亿美元的资金“外逃”,是史上最差的一个月。对于包括多种股票和债券基金在内的美国长期基金,去年12月的资金外流是信贷危机以来最严重的。

    去年全年,这些基金的资金流入创下十年来最低,不到2008年至2017年间3500亿美元的年平均水平的一半。2018年,所有类别的主动型基金遭遇了逾3000亿美元资金外流,略低于2016年的3200亿美元。

    晨星高级分析师Kevin McDevitt周四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所有主动型资产类别都在12月遭遇了资金流出,其中可征税债券型基金表现最差。主动型高增长和高价值基金继续遭到最严重打击。”

    据晨星数据,在积极的投资策略中,债券基金12月的资金流出规模最大,为443亿美元。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对于活跃的基金经理来说,可征税债券基金一直是难得的亮点。

    与此同时,随着主动管理成本的上升给投资者的回报带来额外压力,投资者在残酷的抛售中转向了成本更低的被动策略。

    仅去年12月,被动型基金就筹集了近600亿美元。去年全年,它们有458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而2017年达到创纪录的6630亿美元。担心利率上升的投资者将资金配置转向期限较短的基金,这一趋势也有利于被动投资。

    ETF提供商iShares去年12月在美国创造了361亿美元的资金流入纪录,资金流入第二多的先锋集团录得(114亿美元流入。去年全年,先锋集团创造了161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咨询公司ETFGI的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ETF的资产规模已经从本世纪初的不到1000亿美元,飙升至4.6万亿美元以上。

    收取高额的管理费,却无法产生可观的回报,是主动型基金面临的最大窘境,导致投资者“用脚投票”,投向管理费用便宜,收益也不差的被动型策略。

    在主动型基金的溃败中,对冲基金的颓势最惹人关注。

    对冲基金整个行业存在的基础就是为投资者寻找alpha,产生跑赢大盘的业绩,因此即便是只获得与基准一致的回报都是让人失望的,然而许多对冲基金连基准都赶不上。

    但来自彭博社和德意志证券的数据显示,过去四年间,多数对冲基金没有产生任何alpha,甚至beta。

    欧洲明星级对冲基金经理贾布里(Philippe Jabre)日前在给投资者的信中写道:“过去几年,随着市场波动变得更加反复无常,资产价格之间的关联度越来越高,而且往往与基本面分析脱节,这对于主动型基金经理来说,变得尤为困难。”

    而对冲基金行业本身的规模也是一个问题。当对冲基金的数量不断增多,同质化的趋势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基金扎堆越来越有限的机会里,踩踏的现象就常常发生。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