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头条 > 昆仲资本王钧:股权投资基金的退出挑战与机遇
  • 香港中昊证券被QDM集团正式收购

    香港中昊证券被QDM集团正式收购

    发布时间:2021/10/08

    10月8日上午,香港中昊证券被QDM集团正式完成收购。据悉,从2020年7月双方开始接洽、谈判和意向签约合作以来,经过一年多的工作交接和磨合,日前终于完成全部收购工作。   香港中昊证券持有由香港证券及期货...

  • 周黑鸭产品新策略曝光,我发现卤味品类的四个机遇!

    周黑鸭产品新策略曝光,我发现卤味品类的四个机遇!

    发布时间:2021/06/30

    本文来源于:餐企老板内参,作者:王菁 有人为繁荣的卤味品类拉响警报:不能让年轻人远离卤味! 具体怎么干?还得向头部品牌看齐。   繁荣千亿赛道的集体隐忧:年轻人的注意力正在被夺走! 当下的卤味赛道,无疑...

  • 从商用显示到家用大电视, 利亚德用Micro LED重新定义顶级家庭视听体验

    从商用显示到家用大电视, 利亚德用Micro LED重新定义顶级家庭视听体验

    发布时间:2021/06/16

    6月16日,利亚德新品发布会正式推出Planar品牌MicroLED全系家用大电视,尺寸覆盖108英寸、135英寸、162英寸以及216英寸,并在官方小程序开启预售。这次新品发布对显示行业具有“突破性意义”,同时也显示出利亚德进...

  •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金融科创及生命科学发展论坛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金融科创及生命科学发展论坛

    发布时间:2021/04/29

    4月24日,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无锡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无锡市科学技术局于无锡市联合举办了金融科创及生命科学发展论坛。我院副院长王丛教授、无锡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林茂松先生、无锡市地方金...

  • 万家基金:流动性政策急转概率较低,结构性机会持续存在

    万家基金:流动性政策急转概率较低,结构性机会持续存在

    发布时间:2021/01/19

    中国12月社融不及预期。12月社融增速13.3%,回落0.3个百分点,不及市场预期,社融拐点进一步确认,恰逢近期市场抱团股下跌,市场担心流动性盛宴结束。我们认为抱团股下跌和信用收缩不是因果关系。从2017年的经验...

  • 威固荣获2020中国汽车后市场最受欢迎品牌奖,致力以产品与服务引领行业

    威固荣获2020中国汽车后市场最受欢迎品牌奖,致力以产品与服务引领行业

    发布时间:2021/01/04

    中国,上海,2021年1月4日——近日,全球特种材料公司伊士曼旗下汽车膜品牌威固(V-KOOL),凭借品牌战略重塑的不凡表现,夺得金触点·2020全球商业创新大奖整合营销类铜奖。作为亚太地区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商业与...

  • COVID-19公开反对石油和天然气的“压裂”

    COVID-19公开反对石油和天然气的“压裂”

    发布时间:2020/03/31

      COVID-19的袭击将有一天过去,我们将恢复正常生活。我们的现实是,我们必须尽力而为。 11月将举行选举,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问题:为什么这么多总统候选人(仍然有两个)提出的能源政策是:(1)对美国国家安...

  • 2020太和顾问人力资本调研启动会,如期举办,圆满落幕!

    2020太和顾问人力资本调研启动会,如期举办,圆满落幕!

    发布时间:2020/03/23

    疫情黑天鹅扰乱了公众的计划节奏,给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了突入其来的扰动和考验。在当下远虑与近忧共存的特殊时期,太和顾问特邀8位人力资源专家线上发布最新数据和趋势,指导企业调整战略,提升核心竞争力,渡过...

昆仲资本王钧:股权投资基金的退出挑战与机遇

发布时间:2020/04/01 头条 浏览次数:260

由融资中国、盛世投资、青桐学院强强联手,中国投资协会创投委支持,邀请专家、导师、资深一线基金创投人士共同打造的【搏“疫”】创投行业投融公益培训计划已正式线上启动。

3月13日,第三期公开课上,昆仲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钧以《股权投资基金的退出挑战与机遇》为主题进行了分享,对于当下私募股权存量市场进行分析,阐述私募股权基金退出面临的挑战、退出路径和主要策略,揭示了私募股权市场的潜在机遇。

王钧表示,私募股权市场中,机会和挑战并存。要想把退出做好,跟融、投、管都有很大关系。融资时,需要基金有比较明确的产业属性或行业定位;投的时候就得做好退的计划;管理跟基金融资定位有很直接的关系,有没有产业能力和资源?能不能给被投企业带来直接价值?这些都很重要。

王钧相信,2020年,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被投企业,在IPO、并购整合、整合资源以达成科创板标准等方面都会有一个比较活跃的表现。

私募股权存量市场分析

2019年,股权投资市场中共有3000例左右的退出。IPO有300多例,其中 202例在A股, 99例在港股,31例在美股。和之前相比,VC/PE股权投资退出比例有很大提升,最主要的推动力是科创板的横空出世。

在科创板中,退出情况比较好的领域为生物技术、IT、半导体以及互联网相关案例。

从各个板块来看,主板IPO首日涨幅在40%左右,年底涨幅高达130%,科创板首日上涨115%左右,年底整体估值回归。从上市和到年底的表现来说,深交所的创业板和中小板表现最佳,上市平均涨幅为44%,到年底的涨幅逾100%。

阿里巴巴在香港主板上市,是港交所去年最大的一笔上市交易。美股方面,纽交所虽在上市首日下跌了8.9%左右,但全年表现不错。其中,主要的推动力是“跟谁学”的上市和价值增长。纳斯达克在2019年全年有二十多家企业上市,到年底整体跌了逾30%。

从募资情况看,去年大约有10万亿左右的股权投资资金,如今从各个渠道实现退出的还不到1/5,还有很大一笔资金在私募股权市场等待后续退出。

私募股权基金退出面临的挑战

如今,行业人士越来越看重DPI,这也是一个挑战。私募股权市场中还有大笔资金没有实现退出,今年以来又是黑天鹅不断。疫情在国内基本可控,但在欧洲、美国开始蔓延和爆发,这也引发了大家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

去年科创板的执行力度和市场表现可圈可点,但在估值上也有压力。最近在对资本市场的重视下,国内出台了一些新政策。希望这些新政能把资本市场闭环打造的更加完备。

相较而言,我们对今年整体的美股和港股IPO有一定顾虑。

上周接连两次的熔断对今年整个美股的退出窗口压力较大。中国企业一方面面临体量上的挑战,另一方面有部分科创类企业虽说体量和成长性等各方面不错,但因为最近所谓的中美脱钩,这类科创企业面临一些潜在风险。再加上疫情黑天鹅,这几件事复合在一起,恐怕对今年整个美股IPO会有较大的压力。

港股去年整体表现不太尽如人意,跟去年香港的大环境有一定的关系。

A股去年和今年确实还是亮点。从便利性、市场贴合度、估值等几方面来看,尤其是人民币国内资产,可能会选择上A股,因为不管是进新三板精选层、还是创业板注册制、科创板、主板,如今整个资本市场的层级结构已经很清晰。

如果没有疫情的话,会有很多企业期待着创业板注册制的改革。此外,我们也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并购整合交易。前段时间大家寄予厚望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管理办法,实际是对上市公司,尤其是对科创类资产的并购重组行为进行了规范。

私募股权基金退出路径和主要策略

要想把退出做好,跟融、投、管都有很大的关系。

融资时,需要基金有比较明确的产业属性或行业定位。退的好和 LP组成有很大关系,是否有长钱、专业的 LP,实际上对基金能否实现好的退出、获得好的回报是很重要的。长钱LP不光更具耐心,也会提供较好的资源和对接到好机会。

投的时候就得计划好怎么退。投后管理跟基金融资定位有很直接的关系,基金到底有没有产业能力?有没有资源?能不能给被投企业带来直接的价值?这些都很重要。

从整体资本市场角度,以及今年的市场环境看,我们花了比较大的精力在A股上。我们有一个案例,公司发展很好,VIE结构都搭好了,准备去美股上市了,听到创业板注册制等消息后,就做了一些相应的调整,准备等创业板注册制开闸。

我们相信,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被投企业,2020年在IPO、并购整合、整合资源等方面都会有比较活跃的表现。

从基金管理角度讲,现在IPO退出并不是唯一的途径,也存在着其他机会。

如今美股、 A股、港股IPO的差异化,已慢慢展现。去年大概有200家A股、100家港股、30家美股进行了IPO。A股整体表现不错,美股除个别明星项目外,表现一般,港股基本上是阿里一枝独秀。

从去年开始,尤其是自从资管新规推出后,股份出售和所谓的股权二级市场交易日益活跃,基金逐渐呈现出垂直化和产业化的特点,不少产业开始做基金运营,产业和基金的交融程度越来越高,这其中蕴育着潜在的退出机会。

对于人民币基金而言,科创板从去年到现在为止,约有100多家过会,90多家挂牌。市销率PS平均数在20倍左右,市盈率PE将近118.92%。这个比例还是相当高的。

最近不少投行都比较关注从新三板做精选层IPO,这是一个能盘活新三板资产的路径。即便是新企业,也可尝试这条资本操作路径。

今年仍旧可能会在创业板推进注册制。自从去年底证券法修订以后,从上到下推行注册制的动力很强。虽说现在因疫情会推迟,但大家还是很期待。当然这也要看整体执行力度和制度,还有后续配套政策。

实际上,精选层要挂牌完成IPO一年以上可以转板,不管是转到科创板还是创业板,都要根据各个不同板块的上市政策,决策层打造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逻辑很清晰。

私募股权市场的潜在机遇

最近一段时间,包括我们投资的企业,在两件事上做的比较多,有部分企业之前被并购,也有不少企业正在积极寻求并购标的。我认为这跟 IPO后续收益率走低、周期比较长有一定关系。如果是有特色的公司,所属领域垂直性比较高,并购未尝不是一个好出路。

从另一角度看,去年科创板起来后,不少企业积极寻找并购机会。举个例子,我们有部分被投企业核心技术比较强,但商业拓展能力或渠道能力相对来说较弱。这就和一些可互补的企业产生了合并的可能。

从行业角度看,基金周期差不多,都存在退出压力,是不是可以采取一个所谓的隔轮回本策略?比如说投了10%,两轮之后,公司估值翻了两倍,可以通过一部分股权的退出,把成本收回来。这个逻辑其实很清楚,但执行起来比较难,核心的问题是,在募资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新投资人对于老股东的退出还是比较在意的。

还有一种情况,如果战略投资者进来了,BAT或者TMD要投资,是不是有机会进行部分套现?从两方面看,一方面这种交易需要做打折转让,有时不一定舍得,比如腾讯都进来了,就会考虑是不是公司马上要转向快车道了,那我为什么要把它卖掉?如果公司不卖掉,作为一个小股东,我是不是可以把股份转让给新投资人,以实现回本诉求,但这在实际操作中难度较大。

VC/PE市场的二级市场交易,也就是S基金,最近在行业内掀起热议,不少机构在做这项业务。一个潜在前提是,大几万亿股权投资还没有退出来。但实际上这部分交易的比例目前连1%都不到。但长线看,S基金是有前景的,会慢慢活跃起来。虽然市场有很强的需求,但S基金的募集并不容易。人民币的 S基金,因为涉及到很多现有资产的定价,对投资人和整个团队的要求都很高。

相对来说,美元S基金成长的年头要长一些,大概从82年就开始了。现在有不少公司的金主,尤其是长线金主都投资过 S基金。亚洲这两年发展很快,欧美市场更成熟。

趋势也变得越来越明显,包括我们在做基金运营的时候,一方面我们是财务投资人,是助推器,关注目标明确,和创业者的利益诉求比较容易达成一致。但从另一角度讲,不少产业开始往基金里渗透,现在很多基金希望随着市场体量越来越大,能够越做越专注。包括我们自己现在也开始涉足一些产业基金,大的逻辑还是希望能在某一领域形成比较深的产业理解,然后帮助被投企业嫁接一些优秀的行业资源。

不管是通过行业并购整合,还是通过推动被收购、和行业龙头联手一起做一些事情,更容易实现一些企业的退出。比如,高瓴和鼎晖收购百丽后,把运动部分拆出来进行了重新上市。上市以后,基本上能把原来的投资成本收回来了。现在不少LP对有明确产业定位和诉求的基金和管理团队更感兴趣。随着市场体量越来越大越来越细分,机构越对行业深耕,就越容易把事情做深,创造更多的价值。

姓 名:
邮箱
留 言: